王秉刚:对我国新能源汽车开展七大问题的讨论

浏览次数: 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-09-09

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

   一、我国新能源汽车尚处于培育阶段

   我国新能源汽车开展,从国家科技项目立项至今已经濒临20年,可以说财富开展已处于世界前列。2016年,我国共销售50.7万辆各类新能源汽车,累计销售95.5万辆,获得了令世人注宗旨成效。有些专家认为,我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进入快捷开展阶段,我的看法不是这样。

   一个新兴财富的发展一般要经过酝酿期、导入期、快捷开展期与成熟期四个阶段。导入期也称培育期,我国新能源汽车目前还正处在这个阶段。2015年第四季度曾呈现了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峰值,其时就有言论认为,我国新能源汽车驶入快捷道,进入了快捷开展期。然而到了2016年便回落下来。如今剖析起来,2015年四季度的峰值多少与骗补现象有关联,构成了数据中存在必然的水分。随着国家对骗补行为的查处,今年的数据逐渐回归正常。假如仅依据部分数据判断一个财富的开展趋势,有可能会得到一些谬误的判断,导致过于乐不雅观的结论。

   我们判断新能源汽车是处于导入期还是快捷开展期,除了不雅察看数据的趋势外,更重要的是看财富开展的鞭策力,是国家政策为主还是市场为主。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依然必要国家政策的大力撑持,补助政策还不能打消,根底设备还很不完善,产品性能与价格还未到达可以与传统产品合作的程度,财富链还不够强壮与完善,出产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认知与蒙受度还有待进步。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依然非常艰巨,工作量很大,切不成放松努力,让已经启动起来的财富开展放缓下来。

   依目前的政策设想,我国将于2021年打消补助,代之以环境、能源为因素的常态激励政策。也就是把2021年设为一个转折点,等待在那个时候实现由导入期到快捷开展期的过渡。冀望实现年销售量到达二、三百万辆以上,能够占到汽车总销售量5%到10%。此后这四年是决定我国新能源汽车总体成败的关键阶段。

   二、如何对待新能源汽车的碳排放?

   最近探讨了很多2020年以后将施行的与碳排放指标相关的新能源汽车激励政策。在探讨过程依然会听到“新能源汽车在排放方面具有劣势吗”的问题。我认为许多人有这样的疑问是正常的,因为至今还没有一个权威的科学数据,来告知公众电动汽车的排放是多少?这里我就纯电动汽车排放问题说说本人的看法。

   电动汽车行驶过程是零排放,这点没有疑问。但发电过程是有排放的,不单有二氧化碳排放,还有导致PM2.5的有害气体排放。所以简略说电动汽车是清洁的,是不能令人信服的,必要拿出数据来。我留心到新加坡政府对特斯拉碳排放超标罚款的新闻报导,遭到一些启发。在新加坡的有关规定中提出一个很有意义的指数,即“碳排放因子”。依据新加坡的实际状况,标明每耗费1度电,就要构成500克的二氧化碳排放,这个数值就称为电的“排放因子”;同样他们给出了燃油的排放因子是3000克/升,即每耗费1升燃油,就要孕育发生3000克二氧化碳排放。使用这两个排放因子便可便捷地估算出各种车型的每公里碳排放。由于特斯拉的车重,耗电量高,凌驾了新加坡政府对乘用车碳排放的限值,尤其是在夏天开空调的状况下,百公里电耗有可能到40度,因而被罚款。

 

Copyright © 2013 凯时娱乐凯时娱乐注册_凯时娱乐官网_kashbet.com_共赢共欢乐-凯时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|网站地图|

友链: